您现在的位置:

创业 >

绝世兵王之贴身保姆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366章 七色彩虹酒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林飞顿了顿,道,“选择在谭少爷的私人聚会上调酒,也有我的私心,毕竟谭少爷在南江是可以呼风唤雨的存在,我如果能打破记录,会在同行中一炮而红。而且据我所知,上次思聪在国外小岛举行派对,也有调酒师调彩虹酒,当时确实调出第六种颜色,只可惜展示了不到一分钟,这第六色就自己消失了,仍旧是失败案例。所以,我如果在这里调出第六色,意味什么,谭少爷不妨自己想一想。”

    一番话说完,周围全是嘶嘶抽凉气的声音,所有人都没想到,林飞装扮的调酒师野心这么大,是奔着调出六色彩虹酒来的,而且刚才最后一句,潜台词分明在提醒谭少爷,如果自己成功,谭少爷等于压过了思聪的风头,毕竟,最高明的调酒师在这里,为他谭少爷调出了最难的六色彩虹酒。

    谭小波听林飞这么说,表情明显有些松动了。毕竟他现在虽然风光,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跟华夏被好事者喻为国民老公的思聪一比,他就光辉暗淡了。如果真有调酒师在他的聚会上,调出六色彩虹酒,他确实脸上有光,总有一样盖过思聪的风头,可以发泄下心中的郁闷之气。

    只是,他凭什么认为自己会成功?

    “你有几成把握?”谭小波问道,言下之意,认可他调六色彩虹酒的想法,完全忘了刚才说的自己不喜欢残次品的话。

    林飞当即比出五根手指。

    “五成?”谭小波皱了皱眉,谈不上满意或是不满意。

    “哎呀,谭少,依我看,不妨让他试一试。”坐的最近的一位阔少开口了,“成功了皆大欢喜,失败也没什么。他刚才不是说了嘛,人家上次至少调出了第六种颜色,虽然后来消失,也算成功了一半对不?他至少做到一样的程度,才算没有骗咱,做不到,呵呵,谭少完全可以看着办!”

    说罢,目光冷冷的扫向林飞,算是无声的警告。

    “上官说的没错,这小子既然口气这么大,你就让他试试。结果出来,如果证明他在装大尾巴狼,你再收拾他不迟。”

    “对,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反正我现在已经被勾起了好奇心,很想见识下这个彩虹酒啊。”

    接连有人出声,表示出浓厚的兴趣。

 患上了癫痫病的患者要怎么治疗这种病呢?   “好!”谭小波拍板道,“我欣赏有野心的人,允许你借一次东风。不过,你最好不是在吹牛逼,要不然,哼,我的时间你耽误不起!”

    说完,招了招手,彪哥赶紧上前听命,领会谭小波的意思后,叫一个保镖拿出摄像机待命,看样子是想来一个全程记录。

    “我开始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林飞目光扫过银盘和桌子,很快选好要用到的原酒,摆弄几下调酒器,找了找感觉,就动起来了。加原酒勾兑,手腕翻飞,不时把调酒器抛入空中,手法熟练而华丽。

    他此刻排除了一切的私心杂念,所有心神都投入到调酒这件事中,周围的人看的也很认真,目光追随调酒器,时而往上,时而向下。

    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林飞停下动作,取出一只高脚玻璃杯,神色肃穆的打开调酒器,将里面晶莹的液体倒了进去,现场的人在此刻都不由自主的伸长脖子,等待结果揭晓,谭小波还有几个阔少,难得集体站了起来。

    “哇,开始显颜色了!”

    “擦,好神奇,跟变魔术似的!”

    “一,二,三……”

    在几十双眼睛的注视下,玻璃杯侧面出现了一道道不同的颜色,形态就好似彩虹悬挂在天空。

    四道,五道!

    于第五道停止!

    “没了?”

    “说好的第六色呢?”

    现场炸锅了。

    谭小波一脸的大失所望。

    “小子,你敢耍我?”谭小波冷冷的看向林飞,已经在想教训他的方案。

    “谭少爷,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请你接着往下看!”林飞显得很淡定,似乎一切尽在掌握。

    话音刚落,玻璃杯果然又有变化,好多人都惊呼起来,“第六色,真的是第六色出来了!”

    “天啊,真是太漂亮了!堪比艺术品!”
聊城儿童羊羔疯好治吗r>     也有人泼冷水,“看看能坚持多少秒吧,最起码得超过一分钟啊。”

    谭小波赶紧让人拿出秒表计时,自己紧盯玻璃杯,眼睛都看直了。

    一分钟刚过一半,玻璃杯底部突然冒出了少许气泡,貌似还会发生变化。

    “不好,应该是第六色要消失了。”

    “果然啊,还是失败了!”

    “连一分钟都坚持不了!”

    包房里一片感叹声。

    “不!第六色没有消失,是又凝聚出了啊!赤橙黄绿青蓝紫,真正的七色彩虹啊,天哪!”忽然,一声惊叫响起,语气满满的不可思议。

    “滚滚滚!别挡着本少爷!”谭小波挥手驱赶前面的人,直接走到桌前,近距离看了又看,数了又数,才肯定林飞成功调出七色彩虹的事实。

    “你镜头对着哪儿呢?这里这里!给我清清楚楚拍下来!”谭小波激动无比,生怕自己手下没把这精彩的一幕拍好。

    事实证明,他多虑了。因为接下来的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玻璃杯里面的彩虹仍旧维持七色状态,没有丝毫的不稳定。

    “好小子!”谭小波好半天回过神,对着林飞赞了一句。

    可下一秒,他的眼神变得古怪起来,“为什么我看你这么面熟?”

    林飞毫不迟疑道,“我之前也为谭少爷你调过酒的,谭少爷是贵人,忘记也很正常。”

    “是这样吗?恩,也许吧。”谭小波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结,而是似笑非笑的看着林飞道,“你既然能调出七色彩虹酒,怎么刚才我问你成功率几成,你给出五成的答案,害本少爷白担心一场?”

    “呵呵,五成六色,五成七色,我并没有说错什么,更没有耍弄谭少爷的意思。”林飞笑着说道,“谭少爷人中龙凤,一言九鼎,刚才说了不喜欢残次品,现在出来的就是完整彩虹,简直是天意啊。”

    “对对!调酒师能成功,说不定沾了谭少爷的圣光呢。”

&清远市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nbsp;   “我也觉得,六色都那么难了,这七色彩虹出现,应该不在技术范畴,得看是为谁调的酒,没有福缘的人,可享受不到。”

    有林飞起头,很快拍马屁的人排队登场,就差没山呼万岁了。

    “你们大家赶紧照片拍起来,朋友圈发起来,让周边的人欣赏一下,七色彩虹酒长啥样儿。”谭小波万分享受这种氛围,更希望这种氛围扩大到全市,全省,全国。他仿佛看见了全国网民拿他跟思聪相提并论的留言,先弄个思聪第二的名头,再干掉他当第一,嘿嘿,不能更完美!

    有他这么发话,在场的人赶紧掏出手机对着彩虹酒拍,或者贴着酒杯自拍,把刚才的盛况表述出来,发了朋友圈。

    林飞冷眼看着谭小波的得意样儿,心说,你就飘吧,飘的越高,摔的越惨,待会儿可能就是你人生的滑铁卢,敬请期待。

    接下来的时间,狂欢派对继续,因为调出了七色彩虹酒,林飞得以留下来加入他们,刚才看不起他的那几个保镖,现在对他都相当恭敬,这些人心里清楚,虽然谭小波没说怎么奖赏林飞,但也不难猜了,这么一位调酒师天才,自然是要收在身边的,以后充面子少不得用到他,自己这些人跟谭小波时间不短,也不能跟人家相比,很简单,他们可以随时被身手更好,办事更得力的人代替,调酒师却不会,因为人家已经是行业顶尖了啊。

    “谭少爷,你可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羡慕死我了。”之前的那个复姓上官的阔少,醉醺醺的跟谭小波碰杯,嘟囔道,“这世界上,大概没有你得不到的东西喽。”

    谭小波本来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听他说这后半句,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脸色又阴沉起来。

    “谭少爷,人家这里有点痒,你能不能给挠挠啊?”这时候,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托着高脚杯,歪倒在谭小波的怀里,指着自己半裸的胸口发嗲。

    谭小波二话不说,直接把杯子里的酒浇了过去。

    “啊?”女人冷不防被浇了个透湿,惊叫着退后。

    “还痒不?”谭小波冷冷问道。

    “不……不痒了。对不起啊谭少爷……”女人吓坏了,心里哀嚎,人家不过献个媚而已,不喜欢也不至于这样吧。

   &n引起癫痫的原因有哪些bsp;“滚出去!”谭小波才不管她多委屈,直接下了逐客令。

    “知道了,我这就滚,谭少爷千万别生气。”女人来不及擦一下身上往下滴的酒水,狼狈出门。

    “怎么了这是?我说错话了?”上官陪着小心,问道。

    谭小波一手搭在沙发上,一手扯了扯衣领,半晌嘿嘿一笑,说道,“也不能说你错。我之前也觉得这世界上没什么是我得不到的。”

    “难道不是这样?”上官奇怪道。

    “当然不是,比如喜欢的女人。”谭小波表情阴沉道。

    上官见他这样,顿时猜到几分,“你指的是孟知微?”

    “呵呵,除了她,还有哪个女人敢拒绝我?”谭小波冷笑。

    “我不太明白。谭少这样的身份,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何必认真?难不成你想娶她做太太?”上官表示不理解。

    “我没想那么多,就是渴望占有她,让她在我面前低下高傲的头颅,让她跟别的女人一样,想尽办法取悦我……”谭小波瞬间沉浸在自己的意淫中。

    林飞一直不远不近的待着,有人搭讪,就逢场作戏一番,没人搭讪,就端着酒杯,伴随音乐晃动,其实一直在暗中关注谭小波的一举一动,听到他说这话,眼神顿时冷的没有温度。

    即便知道他对孟知微只有变态的占有,没有真情可言,此时亲耳听见,依旧是怒不可遏,感觉他的每句话都是对孟知微的玷污。

    深吸一口气,林飞好不容易暂时压下怒火,又听谭小波说道,“我不知道说她傻还是天真,跟我对着干有什么好处?以为找个贴身保镖就万事大吉了,真是可笑!是,我的确又失败一次,可那又怎样?以为我会就此罢手?门儿都没有!我会继续出招,折磨她到精疲力尽!”

    “谭少,够狠的啊。”旁边的上官都被他的决心惊到了。

    “是她不知好歹!不过,她倒有些识时务,知道是我使坏,也不敢跟我彻底撕破脸,就像这次,吃了哑巴亏,还不是捏住鼻子不吭气,呵呵!”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enj.com  开封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