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产业 >

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惹爱上身:霸道总裁宠妻成瘾》 正文 第二百一十二章 抓不住的心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陈秋华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只是摇摇头,转身进入了厨房。讀蕶蕶尐說網

    唐绵绵盯着黑屏的电视许久,才起身打开电脑开始工作。

    简爱发了邮件过来,说那边公司已经确定要采纳她的设计,让她确定最后的概念。

    唐绵绵写了文案,给简爱邮了过去,才继续埋头工作中。

    简爱说过,如果这款项链上市反应好的话,会要求她做一个系列的设计。

    她也答应过,但拒绝设计戒指。

    她自己都解释不了为什么。

    龙夜辰跟宁双凝的订婚,无意是给自己奠定了坚实的地位。

    他目前的局面,比龙夜爵要好。

    心思杂乱,无法设计出来好的东西,唐绵绵关掉电脑,打算出去走走。

    寒冬过后,春天的脚步就这么近了,已经有些早春的花儿,开始争相开放。

    虽然气温还是有些偏冷,但已经好了很多,再加上近日放晴,的确是出游的好时节。

    唐绵绵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路过广场的时候,看到了大串大串的气球。

    脑海里想到了不久前跟龙夜爵再此逛街的情形,以及他带着一大堆气球出现的画面,嘴角便止不住的上扬起来。

    她下意识的走过去,问卖气球的人买了一个跟上一次一模一样的心形气球。

    将绳子拴在手指上,坐在椅子上看着这一颗心在空中漂浮的样子。

    这根绳子,就好像是她跟龙夜爵之间的感情,而那颗心,就是他的心。

    自己用这一根有些脆弱不堪的绳子,牵扯着他的心,虽然不用你,但那颗心终究会枯萎。

    她的笑容渐渐落寞下来,有些怔然。

    一旁打闹玩耍的小孩冲过,不小心拉到了她手中的绳子。

    绳子经不住这样的拉动,一下子断裂,气球便飞了起来。

    唐绵绵心里一空,赶紧伸手去抓,可哪里又能抓得住呢?聊城癫痫哪家医院效果好

    就如龙夜爵的心一样,她在努力,那颗心也终究会越飞越高,越来越远,任凭她怎么努力,都不可能达到那个高度的。

    唐绵绵突然间挫败的坐了下来,伤心的哭了起来。

    那个弄断绳子的孩子十分无措,不住的给她道歉。

    唐绵绵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孩子的母亲过来,见到哭成泪人的唐绵绵,也有些无措,一个劲儿的赔不是,并且买了一个新的气球过来,赔给她。

    唐绵绵摇摇头,抹掉眼泪道歉,“对不起,是我自己心情不好,跟孩子没关系。”

    孩子妈妈听到这话,才稍稍放下心来,叹气劝道,“小姐,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努力向前看,就好了。”

    “谢谢。”她轻轻的说道。

    孩子跟母亲一起回家了,广场上的人也渐渐少了起来。

    唐绵绵依旧坐在刚才的位置,看着远处的天空走神。

    等暮色四合之时,她才起身打算回家。

    这里距离自己家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但她还是决定走回去。

    或许是因为那个孩子妈妈的话安慰了她,心情比之前要好了很多。

    只是才没走出多远,她的耳边便发出砰地一声巨响。

    一辆布加迪撞到了一旁的桥墩上,车头冒着浓烟,已经变了形,玻璃碎了一地。

    她惊魂未定,急急忙忙的拿出手机叫救护车,一边走过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人被伤到。

    车头的气囊被弹开,里面有一个人在挣扎着,唐绵绵敲打着车窗担心的问道,“你有没有事?”

    “我的脚被卡住了。”男人闷闷的声音响起。

    “我已经帮你叫救护车了,一会就来了,不要慌,车门现在变形了打不开,你能动一下从车窗爬出来吗?”

    “试一试吧。”

    “那你避开一下,我敲车窗了。”唐绵绵找了一块石头过来,对里面的人说道。

    男人避了避,才说道,“好了。”

  &n癫痫病如果不是很严重,那么在治疗时应该要花多少钱呢?bsp; 唐绵绵抡起石头,狠狠的砸了好几下车窗,才砸破,露出了里面一脸血男人来,“你把手给我,我拉你一把。”

    受伤的男人将手递了过去,唐绵绵一握住,便往外面拉,可才用力,男人就闷哼起来,“不行,我的脚受伤了,卡住的地方正好是伤口。”

    “那怎么办?”她也无措了,这是她第一次遇上这种场面,没有慌乱已经很不错了。

    受伤的男人喘了口气,才说道,“你等我缓口气,再用力,到时候我数一二三,你就使劲儿拉。”

    “好。”

    唐绵绵点点头,看了看周围,希望能找到一个帮忙的人。

    但这里是比较偏僻的地段,几乎没什么人经过,没办法求助。

    而男人在喘了口气之后,开始数了起来,“一,二,三,拉!”

    唐绵绵使劲一用力,男人嚎叫起来,她下意识的要缩手,那人却咬牙道,“不要松手,再用力!”

    “可是你会痛……”他的表情都扭曲了,肯定很痛才对。

    “没关系。”

    “好吧!”唐绵绵只能心里一横,使劲用力的往外拉扯,终于,紧绷的力道一松,他的脚终于取了出来,而男人用双手攀爬,从车窗你翻滚了出来,滚落在地上不住的喘气。

    唐绵绵看着那手上流血的伤口十分紧张,“你的伤有些严重,先不能动,我给你止止血。”

    她将自己的围巾扯了下来,在他的大腿上缠绕了好几圈,便狠狠的勒了起来,借此来达到止血的效果。

    等到她扎好,已经满头大汗了,男人几乎昏厥过去,“谢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

    她的声音还没说出来,120的车子便呼啸而来,淹没了她的话。

    男人本就有些神志不清,根本没听清楚,而此时医护人员已经冲了过来,几人合力将受伤的男人给抬上了担架。

    “请问小姐,你是伤者的什么人?”其中一个医护人员问道。

    “我只是路过的,我不认识他。”唐绵绵解释道。

    那医护人员犹豫了一下,才点点头,“那好吧,你要去医院吗?”

&n癫痫治疗甘肃哪家医院最有效bsp;   “他有危险吗?”

    “应该没有,只是小腿受伤了。”

    唐绵绵这才说道,“那我就不去了,我还得回去。”

    “那好吧,谢谢你给他叫救护车,需要留下你的电话吗?到时候伤者醒了肯定是要感谢你的。”医护人员细心的问道。

    唐绵绵摇摇头,“不用不用,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而已。”

    那医护人员有些惊讶,但还是点点头,跟她告别,才坐上车子离开了。

    唐绵绵看了看那辆已经变了形的布加迪,心有余悸的觉得车子真的是危险的东西。

    她的父亲,她的公公,都是因为车祸而出的事情,一个成为了植物人,一个却永久离开了。

    细思极恐,唐绵绵缩了缩空荡荡的脖子,赶紧回家了。

    只是家里也有不速之客,唐绵绵一进屋,还没来得及叫陈秋华,就看见自家沙发上坐着的人。

    苏溪。

    这个沉寂了许久的女人,却忽然出现了。

    “绵绵回来啦?你的朋友都等你好久了。”陈秋华从厨房探出头来,对外面的唐绵绵说道。

    “哦,我知道了。”唐绵绵应了声,取下了手套跟帽子。

    苏溪有些疑惑的看着她,“你身上怎么有血?是受伤了吗?”

    唐绵绵还没来得及解释,陈秋华就问询从厨房你冲了出来,“什么?受伤了?哪里受伤了?给我看看,要不要紧?伤口严不严重?”

    面对这一堆的问题,唐绵绵只能无奈的笑了笑,“妈,我没事,你不要这么着急。”

    “都有血了,还说没事,伤口到底在哪里啊?”陈秋华拉着她到处打量着。

    “这是别人的血。”唐绵绵将当时自己遇到的情况,告诉了陈秋华,这才让她放下心来,“吓死我了,还以为你受伤了,你现在怀着孕,可不能去做这种事情了,知道吗?”

    笑着点点头。

    陈秋华这才继续回厨房做饭去了,而唐绵绵看向苏溪,“你找我有事吗?”

    “能不能借个地方说话?”苏溪淡然的永州羊羔疯那家医院好问道。

    唐绵绵点点头,打开了自己的卧室,请苏溪进去。

    房间里到处都是布偶,到是出乎了熟悉的意料之外,她讶异的挑眉,“没想到你还喜欢这些。”

    “哦,随便买的。”她没有说是龙夜爵送的,怕让苏溪不高兴。

    将椅子推了过来,请苏溪坐下,她才坐在了床头,等她主动开口。

    苏溪打量完了屋子,才坐在她放好的椅子上,淡淡的看向唐绵绵,瞳眸却分外深邃,“我来找你,显得很突兀吧?”

    “确实。”唐绵绵没有否认的点点头,毕竟她跟苏溪本身就不太熟。

    唯一的共同点,就是都爱同一个男人吧。

    但李心念的出现,又让唐绵绵多了几分深思。

    苏溪作为李心念的妹妹,为什么会喜欢姐姐也喜欢的男人呢?

    这关系……正常吗?

    这种问题,她不好问出口,毕竟是人家自己的。

    苏溪开门见山的说道,“我来找你,是为了龙夜爵的事情而来的。”

    “我知道。”

    毕竟两人之间的联系,也仅剩下龙夜爵了。

    “他现在跟我姐姐在一起。”

    “我也知道。”

    龙若水告诉过她。

    对于唐绵绵的坦然神色,苏溪到是有些意外,不过很快就沉下心来说道,“想知道为什么我姐姐一回来,龙夜爵的一整颗心就在我姐姐身上吗?”

    唐绵绵没有回答,她专注的看着苏溪的眼眸,发现了她眼底的一抹嫉妒。

    苏溪在嫉妒她自己的姐姐。

    这个发现让唐绵绵很惊讶,所以她今日来,是来拉同盟的?

    “我的确想知道,但我没想过你会来主动告诉我。”唐绵绵淡淡的扬唇,眼眸浅眯的看着她。

    一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enj.com  开封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