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英超 >

暴力甜妻:总裁坏坏爱最新章节_ 137 萧先生,分手吧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萧庭礼没有马上回答。

    他转眸看向甄心,甚至感觉她比刚踏进房间时还要显得轻松不少,大概是因为终于将隐瞒许久的事情说了出来,反而解脱了。

    “我承认我在这件事情上隐瞒了萧先生,但那也是因为,这个隐瞒,不会对萧先生产生任何坏的影响。至于对贾小姐会有什么影响,从来也不在我的考虑范围内。”

    甄心讽刺地看着贾梦妍,微抬的下颚,露出些不屑来,“至于说我利用萧先生,这个黑锅我可不背。毕竟,我只要乖乖呆在萧先生身边,什么也不做,就能得到他最好的庇护了。但是贾小姐,就不一样了。”

    “我怎么了?”贾梦妍几乎要被气疯了,立刻咬牙切齿呛出声,“你说啊。我倒要看看,你还有什么能狡辩的!”

    甄心却只是抬头轻轻看了萧庭礼一眼,声音平静,“我想要的,萧先生早已经都给我了。就算以后萧先生不想给了,我也不过是回到原本的生活。但贾小姐想要回到从前,确实得从‘赶走我’这第一步做起。”

    “你胡说!”

    贾梦妍激动的全身发抖,她怎么也想不到,都这个时候了,自己居然还能被甄心反咬一口。

    这个女人怎么还敢倒打一耙?

    她立刻丢下甄心不再纠缠,转身面向着萧庭礼,一双还未消肿的眼睛,再次通红地泛出泪来,“庭礼,你自己说,我需要利用你吗?我们从小长大的情谊,萧贾两家的交情,用得着‘利用’这种字眼吗?”

    萧庭礼的目光淡淡扫过甄心,然后在落回到贾梦妍身上,“贾叔叔出事前,把你托付给我。我答应过他,只要你在权慧那件事上是清白的,我就一定会保护好你。”

    言下之意,他如今为她所做的一切,也是看在长辈的情分上。

    至于其他的,谁也不要多想。

    贾梦妍的心日照癫痫正规医院中,一瞬间感觉到绝望,脑袋立刻针扎一样的疼起来。

    “头好痛!”她突然痛苦地蹲在地上,两只手死死攥成拳头,用力地捶着自己的脑袋,“为什么没人相信我?为什么?”

    萧庭礼脸色一变,立刻扬声唤了佣人进来,自己则第一时间半蹲在贾梦妍身边,控制住她自虐的双手。

    贾梦妍顺势倒在他怀中,双眼紧闭,整个人筛糠般抖动的厉害,“爸爸,妈妈,我想回家,我要回家……”

    片刻后,萧庭礼安顿好贾梦妍,回到卧室。

    意料之中,甄心还站在原地,“我还以为你会不辞而别。”

    他挑眉。

    甄心两只手握在一起,“就算萧先生不赶我,我也不好意思继续住下去。但临走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件事,需要请求萧先生。”

    “你倒是从头到尾都理直气壮的很。”萧庭礼重新在她对面落座,“不过,你凭什么认定,我还会答应你的请求?”

    甄心紧张地搓了一下手,“换血样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是许沐一个人计划安排的,我弟弟甄意,以及韩蓓蓓,都是被他蒙在鼓里头,利用了。萧先生,这个真相,我相信你一定比我还清楚。所以,我只求你对贾小姐守口如瓶,如果贾小姐非要找人发泄这口气,你让她找我就是,行吗?”

    她和贾梦妍之间的仇,说都说不完,也不差这一件了。

    “行。”萧庭礼倒也没为难她,直接了当,答应了。

    甄心重重吁出一口长气来,“谢谢萧先生一直以来的照顾。那我……走了。”

    她弯腰提起行李箱,萧庭礼这才发现,她竟然已经都收拾好了。

    还是搬进来时带来的那个行李箱,看起来也没什么分量,因为她的东西实在很少,除了日常换洗的衣物,少得可怜的护肤品,还有几本书,她来去孑然一身。

    其实萧庭礼给她买了癫痫病药物能治好吗很多东西,衣服,包,鞋,化妆品,女人该有的他一样没让她缺过。但她几乎没用过,很多连吊牌都没拆过,因为她知道自己迟早要离开这里,用的越多,牵挂就越多。

    像她这样无家可归的人,实在不适合有太多牵绊。

    该离开的时候,一个行李箱装走所有属于她的一切,然后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这样才适合她。

    说心里不难受,不留恋,那是假的。

    但或许,因为从住进来第一天起,她就预料到这一刻,所以还不至于觉得太突然,突然到难以接受的地步。

    甄心一手按在胸口,深呼吸了好几下,才又重新看向萧庭礼的方向,开口,“从出生到现在,我一共谈过两次恋爱。第一次莫名其妙被分手了,这一次,就让我先说吧萧先生,我们……”

    ‘分手吧’这三个字她还没来得及出口,萧庭礼突然站起来打断了她的话,“也好。”

    她微微惊愕地半张着嘴,没想到他竟会连分手这句话,都懒得听她说完。

    喉间顿时漫过一股苦涩,她感觉到鼻尖不自觉的泛酸这意思,是他的耐心彻底对她告磬了吧。

    甄心紧紧抿住唇,向他最后轻点一下头,刚要转身,又听见他开口,“你暂时去韩蓓蓓那里冷静反省一下也好。”

    什么?

    这剧情走向和她预想的完全不是一回事,甄心一下反应不过来,整个都懵了,“你、你说什么?”

    “怎么,你难道不应该反省一下自己的错误?”

    萧庭礼倨傲地抬了抬下颚,“从你住进来那一天起,我不但没有在男女之事上骗过你,任何事情上,我都没有骗过你。但是你呢?你好好想想,你都背着我做了什么坏事?”

    “我……”甄心嘴巴张了张,一时说不出话。

    萧庭礼冷哼了一声,“是不是太多了,所以自己都不知道该从哪西藏治癫痫病正规的医院件说起才好?”

    “也没有很多……”她下意识为自己辩解了一下。

    男人仿佛嫌弃地,又是哼了一声,“那就等你想清楚了,再到我面前一件件的交代明白。”

    黎一此时正好从外走来,看见甄心提着行李箱,顿时满脸诧异,“甄小姐这是要去哪?”

    “事情办好了?”萧庭礼看他一眼。

    黎一这才想起正事来,“是的,萧先生,医院那边已经安排了。明天一早,直接带贾小姐过去手术就行。”

    男人点点头,“知道了。你去安排一下,让司机送她去韩蓓蓓家。”

    “好的。”

    黎一立刻应道,然后自然地从甄心手里拿过了箱子,“甄小姐,只是去小住几天,我看就不必带行李箱了吧,太麻烦了。”

    说着,他就将行李箱放回了墙边,一边还提醒道,“甄小姐,您看要不要先给韩小姐打个电话?”

    “啊,好。”

    甄心还处于惊怔之中,因为萧庭礼的反应,实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直到车子驶离御景苑好远了,她都没想明白,这个男人,怎么没有大动肝火,雷霆震怒呢?

    而且,他还故意打断她的话,曲解她的意思,这是代表着,他不想和她分手吗?

    可是下午在许家,他明明就怒极了的。

    她心底其实隐隐猜想到一个可能的原因,但她不敢继续往下想,因为那实在……不可能。

    “我滴个乖乖,心心,你还真来了啊!”

    韩蓓蓓单着一条好腿,蹦蹦跳跳的来开门,一见面就忍不住假装嫌弃甄心,“这么关键的时候,你怎么能给那个女人腾位置呢?就不怕鸠占鹊巢啊?”

 羊癫疯如何治疗   “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甄心不想让韩蓓蓓为自己担心,所以并没有打算把今天的事情告诉韩蓓蓓。

    而且,相比较于她如今的状况,韩蓓蓓可能面临更大的麻烦。

    说到底,那都是源于她的自私,源于她对许沐的纵容。

    “蓓蓓,有一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甄心和韩蓓蓓在沙发上并排坐着,郑重开口道,“贾梦妍好像不能怀孕了。现在这个孩子也不能留下。所以她再也做不了妈妈了。”

    “真的?啊,真是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这就叫恶有恶报!”韩蓓蓓用力鼓掌,满脸喜滋滋,“那她和萧庭礼绝对没戏了。萧家肯定接受不了一个不孕不育的儿媳妇!”

    “贾家现在真的很惨,所以蓓蓓,你一定要小心些。”

    “啊?关我啥事儿?”

    韩蓓蓓一脸懵,“要说这事儿吧,确实是我们家起了头,告了他们贾家。但最后把他们捅倒的,也是许沐啊。墙倒众人推,赖不上我家吧?”

    “和这件事没关系。”甄心用力抿了几下嘴唇,突然对着韩蓓蓓深深低下了头,“蓓蓓,对不起,都是我和许沐的错,才把你牵连进来。”

    她将许沐在婚检那天,利用甄意调换了血样的事情,和盘托出。

    韩蓓蓓目瞪口呆,“电视剧也不敢这么演啊……心心,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蓓蓓,对不起……”

    “嗨呀,你不是说了吗,萧庭礼会帮我们保密的。没事的,别乱想了啊,乖。”韩蓓蓓一把揽住她的肩膀,“你现在有空担心我,不如担心担心你家萧先生啊,傻瓜!”

    “怎么?”

    “你要不还是回去吧?”韩蓓蓓激动的拍大腿,“心心,现在就回去!”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enj.com  开封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