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社会热图 >

腹黑前夫撩妻记最新章节_ 198.第198章我是不是要下岗啊(粽子节快乐)_小说下载/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

    领域文学网

    听到这句话,慕硕谦的目光猛然收紧,依稀间,冷凛如寒风。

    慕赫闻将翘起的腿放下来,扫了一眼目瞪口呆的众高层:“你们可都听见了,这话是他自己的,如果这次f国总理一行不入住我们酒店,他就引咎辞职。”

    大家谁也不敢话,都用不解的目光看着慕硕谦,而他已经重新翻开了手中的本子,一边写着什么一边道:“刚才到哪了,继续。”

    李如海心中哀叹一声,便又开始继续陈述,百无聊赖的慕赫闻听了一阵子便起身离开了。

    不过,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离开的时候还悠闲的吹着口哨。

    李如海到一半有些不下去了,他不明白总裁为什么就会答应慕赫闻的挑衅,凡事都有万一,这万一。

    “李如海,这件事交给你全权负责,你要是搞不定就回家养老去吧。”

    慕硕谦的一句话直接将李如海打入了万丈深渊,其它几个高层都在暗自庆幸,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谁愿意接手啊,万一给搞砸了,这后果可不是饭碗能不能保住的问题啦。

    李如海像吞了一只苍蝇般的难受,偏偏又有苦不敢言。

    慕硕谦合上手里的本子,颀长的身子向后倚去,转了下手中的签字笔,看起来根本没把刚才的插曲放在心上:“既然是接待f国总理,除了澳城本土的菜系,法餐和葡萄酒也是必不可少的,这样,我再从法餐部调个人去帮你的忙。”

    李如海以为会是法餐部经理齐美惠或者是刘副经理,没想到慕硕谦想了想,在便签本上写了一个名字递给李如海:“就她吧。”

    李如海看了一眼,脸色变得比刚才还要难看。

    如果刚才他还有种想要去顶楼向下眺望的冲动,现在他觉得自己可以两眼一闭纵身一跃了。

    总裁确治疗癫痫病哪些药物治疗好定给自己派的是助手而不是一尊更大的佛吗?

    “啊,让我去和李如海一起负责?”顾七里本来在喝水,听到慕硕谦的话,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你确定没有发烧?”

    她挪到他面前,掌心在他的额头上摸了摸:“我什么也不懂啊,我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我见到总理紧张的不会话怎么办?他要是问我问题,我答不上来怎么办?我要是半路想去厕所怎么办?啊啊,慕硕谦,你太抬举我了,一旦争取不来,那那我是不是要下岗啊?”

    顾七里愁得五官都凑到了一起,她清楚的记得几个月前,慕浩天还在餐桌上提到这件事,而且最近每次回老宅,他都要跟慕硕谦谈论公事谈论到很晚,谈得应该也是这件事,慕浩天这么重视,铁定是很重要了,他竟然让她负责把f国总理一行人搞定,她很想大呼一声:臣妾做不到啊。

    慕硕谦将一摞文件直接放在她面前,看得出她的愁眉苦脸,不过他并不为所动。

    “这是李如海他们收集的资料,你尽快的完,三天后f国总理的特使会来听取葡京、大四海、蓝天和嘉丽华这几家酒店的自荐发布会,到时候会有记者向全国播报。”

    顾七里一听就更加的紧张了,心中有股冲动,很想把这些资料还给他,然后大声的自己干不了,可是她抓着资料的手却紧紧的没有松开。

    慕硕谦既然这样信任她,她怎么能还没做就放弃了,她知道,他这是在锻炼她,这些大场面都是她今后也要面对的。

    顾七里深吸了口气,坚定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现在就看。”

    “自荐会上会有一个陈述,你今天晚上写出来交给我。”

    “好。”

    慕硕谦一谈工作就特别的严肃,别看顾七里平时喜欢对他撒娇耍赖,他要是认真起来,她真有点像怕领导一样的畏惧他,低着脑袋就好像犯了错误的实习生,领导一,她不敢二。

    “现在写吧。”大概是她这副顺从的模样有点可怜,慕硕谦伸手在她的头顶揉了两下,“晚饭我叫外卖。/\/\/\/\ ”

   &n武汉癫痫病去哪里治bsp;顾七里打开那些资料,十分细致的看了一遍,然后又上搜集了一些关于f国总理的新闻,其实这些东西没有什么特别的,她所能找到的,那三家酒店也一定能够找到。

    做为一个f国人,葡萄酒自然是他们的心头好,而葡京的法餐厅又是全国最著名的,她觉得应该着重在这方面多下笔墨。

    顾七里在电脑上不停的敲击着,结合了李如海的资料和她自己的一些想法在十二点前完成了一份自荐报告,她又反复看了几遍才拿去给慕硕谦过目。

    他正在书房里工作,听见她的脚步声,他抬起头,“写完了?”

    “嗯。”顾七里现在的神情就像一个心翼翼的职员,时时刻刻的在观察着上司的脸。

    慕硕谦接过来,然后开始翻看。

    顾七里紧张的一颗心突突乱跳,不知道他看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会赞赏她,还是会骂她呢?

    她见过他骂人的样子,真的是毫不留情,那些被他骂过的经理们一个个都是噤若寒蝉。

    而她现在就恨不得吐出一层丝把自己给包裹起来。

    终于,慕硕谦翻到了最后一页,看完后,他将文件夹合起来,抬起目光来。

    顾七里都不敢看他的眼睛了,低着头,盯着自己的脚尖,拖鞋上的兔子仿佛都在嘲笑她的胆。

    “重写。”低沉的声音敲击着她的耳鼓,带着他惯有的严厉。

    顾七里暗暗咬了咬唇,果然,她还是不行的。

    “知道了。”她拿过那个被他放在桌子上的文件,有点失落的转身离开了。

    慕硕谦望着她明显蔫了的背影,耸了下眉毛。

    顾七里回到房间,坐在电脑前打开那本文件,刚翻开第一页,她就忍不住笑了起来,淡淡的微笑如风般滑过唇角。

    她都没有注意,慕硕谦是什么时候用笔在上面勾勾潮州市癫痫病专科医院画画的,对于他不满意的地方他都标注了出来,而且还简单扼要的给了她提点。

    翻到最后一页,下面的空白处是他钢劲十足的笔迹:iossibleisnothing。

    没有不可能。

    看到这句话,顾七里之前阴霾的心情一扫而空,她就知道,他一直都是支持和鼓励她的,比起恋人,他更像是她的指路明灯,站在高处照亮着她未知的路途,在必要的时候替她导引方向,顺风起航。

    有了他的鼓励,顾七里把之前写的自推荐书又重新进行修改,同时又加入了一些新鲜的元素。

    一直忙到深夜,这份自荐书总算写完了,顾七里再次拿去给慕硕谦过目,相比于上一次,她又多了一份自信,不再是低着头不敢看他了。

    慕硕谦从头看过一遍之后,难得的对她的东西加以肯定:“你是怎么想到要把vv廉写进去的?”

    顾七里:“法餐厅每个五星级酒店都有,但我觉得他们缺少的是像阿v这样的人才,依我个人的喜好来看,他的鸡尾酒真的是很能吸引人,也算是我们餐厅的一大特色,所以我把他写得传奇了一点,如果能有一点点让对方产生兴趣也算是成功。”

    慕硕谦点点头,又和她一起修改了一些不足之处,折腾到三点多,这份报告才总算完成。

    顾七里又给李如海发送了邮件,这才心满意足的伸了一个懒腰。

    胳膊举到头顶还没放下来,腰间就多了一双手,顺着腰线就往上摸。

    顾七里刚一回头,唇就被堵住了,紧接着就被带到了床上去,然后稀里糊涂的就被吃尽了豆腐。

    有句话怎么的来着,他是所有人面前的正人君子,你一个人面前的色胚流亡民,穿上西装认真做事,脱掉衬衫认真坐爱。

    顾七里很想骂一句:衣冠禽受。

    忙了一晚上,顾七里竟然把胡娇娇的事情给忘了,慕硕谦没有回来之前,她已经准备向他坦白一切了,可他一回来就交给她这么棘手的工作,昆明哪家医院治疗癫痫靠谱以至于忙得焦头烂额,早就顾不上这事儿了。

    第二天一早她醒来时,慕硕谦已经去机场了,想到他最近这么忙,自己又有重要的任务要完成,顾七里决定还是再忍一阵子,想必那个胡娇娇不会这么快就开始兴风作浪。

    他昨天没有告诉她要出差,她是醒来之后打开手机时才发现他发了一张图片,图片是一只黑色的行李箱,上面放着户照,里面夹着已经办理好的登机牌,而背景是机场宽敞的大厅。

    “又出差。”顾七里幽怨的叹了口气,他好像才刚刚出差回来吧,他总是飞来飞去的,干脆在空中安个家好了。

    她手飞快的打入一行字:早点回来。

    没有回信,想必是已经登机了。

    顾七里爬起来洗漱吃饭,到达餐厅的时候,只有康红秀一个人到了。

    两个人一边聊着天一边换上工服准备开早会。

    早会还是郭君主持的,总结昨天的工作,交待今天的任务。

    郭君看上去心情很不好,黑着脸,犯了错的就使劲的批评,而顾七里一直保持着零失误,所以他想找她的毛病却苦于没有理由,最后实在是心痒痒,便指着她大声道:“天天打扮的这么漂亮,你是来上班还是来找对象的。”

    顾七里觉得莫名其妙,她按照餐厅的要求,每天化淡妆上班,穿得也是餐厅的工服,他哪只眼睛看到她打扮了,天生丽质难道还是错了?

    顾七里早就习惯了忍耐,愣是一句话也没反驳,郭君又批评了几句,大概觉得没意思就宣布散会了。

    “他是神经病吧。”祝萍凑到顾七里身边,“他就是左右看你不顺眼。”

    顾七里刚要句没事,就看见李如海笑着冲她走了过来,老远就喊了声:“顾姐。”**

    领域文学网手机地址 请分享给您的朋友
    ♂领♂域♂文♂学♂*♂www.li♂ng♂yu.or♂g

© xinwen.ysenj.com  开封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