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明星 >

女主播解散群色情QQ群 群成员哭着刷屏

  近日,记者发现多个女主播组织的色情QQ群解散,推广的微信公众号删除了相关色情直播广告。不过,目前色情直播依然存在,疑有上市公司冒充“关停涉黄直播”之名吸引用户。

  报道中提及的地下涉黄直播也引起了国家有关部门的重视。2月14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向南都回应称,无论通过何种方式传播,只要传播淫秽色情信息都会被纳入监测,今年,全国“扫黄打非”办公室仍将重点整治网络直播平台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行为,接下来将进一步加大对有关直播平台的监测力度,确保扫黄打非不留死角。

  涉黄主播“菲姐”自行解散粉丝QQ群

  昨日,记者发现,一些涉黄主播为躲避监管、安全躲避整治风暴,自行解散了自己的QQ粉丝群。

  菲姐是在多个地下直播平台上活跃的一个涉黄主播。在蜜豆直播平台上,记者发现菲姐和一名被唤作“姐夫”的男性进行色情直播。直播同时,他们还给自己的线下“粉丝Q Q社群”打广告。

  记者潜入其中一个名叫菲姐狼队精英的付费群,入群费10元。该群最多时人数达到将近2000,日常保持很高的活跃度。菲姐本人就是群主,她定期在群内分享红包,但数额均不大。

  该群亦有专门管理层,“姐夫”也是其中之一。管理员负责监管群内是否有涉黄图片等可能导致被整肃的内容。管理员还会第一时间预告菲姐转换到哪个最新地下直播平台表演,群成员也借此了解“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最新色播平台信息。

  13日,在记者的持续追踪报道下,菲姐的粉丝群“炸锅”了。不断有群友询问报道中的“菲姐”是不是就是其本人?还询问,是不是以后都没有色播看了?菲姐一开始比较乐观,表示“有的,只是这几天低调点”。

  管理员试图改名,同时呼唤大家将群名片中“菲姐”统一改为“南姐”。“姐夫”意识到记者卧底其中,立马清理了群文件里面的各种直播平台连接。“姐夫”还告诫群成员,不要发敏感内容,“现在是特殊时期,大家等通知,没事可以聊聊天,注意聊天尺度”。不过,由于不断有不知情况的群成员分享相关新闻,向菲姐求证,导致晚间“姐夫”做出暂时禁言决定。

  “解散群,我比谁都难过。”昨日凌晨1点,菲姐和“姐夫”无奈做出了解散群的决定,并在抗癫痫病最佳的中药群里做告别感言,“情非得已,以后会再见的,虽然没有见过面,但我们已经是朋友,谢谢你们这么久支持。”

  群成员则刷屏回复“哭着聊会,一会解散了”。不久后,该群解散。菲姐的另一免费Q Q粉丝群也同步解散。

  除了一些群被解散,记者调查发现,涉黄直播广告平台也进行了删除处理。其中“get×哥”已经将自己微信公众号中,所有关于涉黄直播平台广告的文章全部删除。

  目前,一些相关的色播延伸产业也进行了收缩。其中,销售色情直播聚合平台的“曦宝”昨日发表朋友圈称,因为亲亲直播秀被查封,现在只有某直播平台可以观看。之所以该平台能够被观看,主要是因为该平台只有前期注册的观众,后期注册的观众没有权限观看。其手上有一部分色情直播账号,销售完后就暂时收手。当日晚间,“曦宝”发布朋友圈称,所有账号全部销售完毕,接下来将进行休息。

  仍有直播平台涉黄内容泛滥

  值得一提的是,“新平×秀”微信公众号删除了自己的全部平台文章。不过,昨日晚间,“新平×秀”又发布了所谓“涉黄直播平台广告”。“新平×秀”在文章中强调,文章将会很快删除。南都记者下载后,发现该平台仅有一个主播,未进行色情表演。

  值得一提的是,该平台在2月13日,在主播群中对“亲亲直播秀”主播进行招募,希望“亲亲直播秀”的女主播能够带着粉丝到该平台。

  报道刊发后,也不断有读者向南都记者爆料,一部分在圈内最新出现的直播平台依然有部分主播在打擦边球,比如穿着暴露、粗鄙语言、发出娇嗔之声等低俗表演内容,并有主播继续广告“想要聊天加群,想要福利加微信”。

  记者核查后发现,其中,一个名为“夜×社区”的直播平台,涉黄内容依旧泛滥,似无人巡查。昨晚10点,南都记者发现,在“夜×社区”的直播平台上,有近40个房间同时开播,其中将近10个主播出现翘臀、丰乳等色情直播内容。

  记者也注意到,该平台虽已经将“开车”、“福利”(指色情表演)等地下直播中常见的行话术语列为敏感词禁用,但依然未尽职履行平台主体责任,有打擦边球之嫌。

  在夜×直播的网站主页上,南都记者发现了平台背后是北京久通在线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如何正确治疗癫痫疾病版权所有,该网站提供的备案号为京IC P证050225号。公司注册地址为,北京市朝阳区安慧里四区15号楼院2号楼I段520室。

  记者昨晚电话联系上“夜×社区”一名运营人员。这名运营人员向南都记者承认,监管肯定有,人太多了,监管力度还是不够。“黄肯定是要干掉的”,他说,现在公司做鉴黄工作的有两个人,倒班,上午基本上黄色内容少一些,下午、晚上值班时间长一些。

  该运营人员介绍,该平台上的主播都需要进行身份证或者支付宝的实名认证,此前已经接到了不少举报。

  为何晚上上班高峰时间不加大力度监管?晚上10点钟高峰时间一共40多个房间可进入,但却这么多房间有涉黄主播表演,究竟是人手不够,还是故意放纵?

  “夜×社区”的LOGO是一枚红唇,而网页上的背景图片也都是女性翘臀、丰乳等诱惑性图片。

  记者询问,公司是否希望借此打擦边球为平台导流量,吸引更多人加入和关注?这名运营人员也向记者坦承,“一些小的平台大体上都是这样,我说没有,你也不会完全相信”。

  疑上市公司披“色播马甲”骗下载

  昨日,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之前业内知名度比较高的色播乐秀直播,在跑路后,可以再次通过苹果A PPStore下载。不过,南都记者下载后,发现乐秀直播属于天鸽集团旗下直播产品,且主页上出现了天鸽集团的股票代码。登录后,直接跳转至喵播。此外,之前业内知名的色播妖妖直播显示需要进行升级,升级后显示为喵播。

  公开资料显示,天鸽互动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鸽”或“集团”)创立于2008年7月,总部位于杭州,是中国最大的实时社交视频平台之一。集团于2014年7月9日实现香港主板上市。集团旗下PC端直播业务9158视频社区、新浪秀、新浪秀现场、天鸽社区以及移动直播新生态喵播、水晶直播、心意直播、欢乐直播A PP等产品。截至2016年9月30日,天鸽注册总数3.12亿人,拥有5个“多对多”社交视频社区,两个“一对多”社区,共7个实时社交视频社区,涵盖了59788个实时在线视频房间,月度上麦用户达89万以上,主播超过91605人,月活跃用户2066.7万人,季度付费用户122.3万人。

北京羊癫疯医院哪个好>  天鸽集团和乐秀直播究竟是何关系?南都记者昨日致函天鸽集团,公司回应称,涉事的妖妖直播、乐秀直播均为A ndroid版本,绝非天鸽集团产品,之间无任何关系。记者在A ppStore搜索的乐秀直播跳转喵播,完全是第三方公司做热词优化的结果。而且A ppStore对上架的A PP有着严格的审核制度,对于有问题的A PP是不会安排上架的。天鸽集团强调,借关键词优化推广产品的方法在业内普遍存在。

  根据天鸽集团上市时发布的招股书,天鸽集团以9158大型视频秀场起家,用户通过付费租用成为聊天室室主,有权招聘雇用管理员来组织聊天室中的各种活动(如唱歌、跳舞、炒股、教育等等),而普通用户在聊天室里想要使用诸如喝彩、送花等附随功能,则需要付费。9158则通过销售虚拟币、会员身份、虚拟道具盈利,美女主播负责演艺,会员则可以网上与之互动,并通过送虚拟道具来表达对美女主播的喜爱。因为前述原因,公司被冠以从事“类情色生意。”招股书还显示,公司还曾收到金华公安局确认函,称视频平台上曾出现吸毒内容。

  公司上市后,是否还因为类似问题遭受过处罚?对于该问题,天鸽集团并未正面回答,称公司把“绿色网络生态”作为首要任务,最大程度保障平台的绿色健康。自费近千万研发并建立严谨的直播监管体系,通过一系列的制度,针对管理员、会员、主持人这三大群体的行为加以严格约束。并称其公司研发了先进的视频识别技术,进行7×24小时不间断实时监控,不仅如此,还组建了强大的人工监管团队进行人工复查。同时该公司表示后台系统已与公安部联网,可实时审查直播内容,一直竭尽全力保障直播内容合规合法、绿色健康。

  业内人士

  不同的“壳”其实为同一App

  广州某直播平台业内人士表示,直播界有一种很流行的做法,即有经济实力的直播公司会运营若干个直播产品。这种情况下又分为两种,一种是使用同一个后台,但是换了若干个“壳”,用户下载这些马甲号后,会发现其实是同一款App,连主播都是一模一样。

  另一种是使用不同后台,某几款马甲号专门用于黄播,前期大量吸引新增用户下载,当用户数超过百万甚至千万后,软件会强制用户升级,否则不能继续使用。用户一旦兰州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专业升级,手机里的这款App就变成了该公司的主打产品,相当于将观看黄播的用户直接导流到主打产品,而主打产品里没有违法内容。该人士还表示,黄播一般存在于刚起步的初创型直播平台,时间大多数会控制在一个月到三个月内。

  律师说法

  直播监管存在诸多法律盲点

  “直播属于新兴行业,由于行业发展太快,导致行业监管没能及时跟上,导致出现了一些乱象。”长期关注直播平台的上海纽迈律师事务所律师方正宇向南都记者表示,目前,相关的监管体系并没有完全建立,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色情直播的泛滥,危害到青少年的健康成长。

  记者注意到,山东一所学校的14岁初中生在多个QQ群内观看色情群直播,一个多月便花费5000元零花钱,影响休息更耽误了学业。此外,央视曾报道网络平台女主播,使用言语挑逗9岁女学生。

  此外,近日上海一个13岁的小女孩偷偷用妈妈手机给网络主播打赏,两个月花掉妈妈银行卡里的25万元存款。此前更有媒体曝出,有人挪用360多万元公款“刷礼物”。

  方正宇认为,要想彻底解决直播市场的种种乱象,根本方法是通过法律进行界定、规定,明确平台需要承担的责任,设立未成年人防火墙。此外,对于打赏金额,平台也应该进行限定。

  记者注意到,目前正在征集意见的《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中,第二十二条规定:“网络信息服务提供者提供网络游戏服务的,应当要求网络游戏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进行注册,有效识别未成年人用户,并妥善保存用户注册信息”,对第三方平台对用户年龄识别提出了严格的要求。

  “目前,相关法律缺位,最基本的平台与主播之间的关系认定,最近才在上海出现相关判例,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网络主播要求确认与经纪公司劳动关系案二审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确认双方无劳动关系。”方正宇表示,很难一劳永逸解决所有问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

  

责任编辑:馨予

© xinwen.ysenj.com  开封新闻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